苏锐指了指一旁放在桌子上的托盘在托盘里还有

七彩娱乐APP娱乐 2018-11-11 09:59 阅读()
 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,那种疼痛感觉并没有任何的减轻,除非伤口愈合或者辣椒水被彻底的冲洗干净,否则这种要命的疼痛将会如影随形的伴随着山本宫羽!
 
    而那根大号针筒,此时还被周显威插在了山本宫羽的体内,后者的双手被铐住,真的是想拔也不出来。
 
    堂堂山本太一郎的弟弟,此时此刻终于像是蔫了的狗尾巴草,软软的趴在浴缸里面,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。
 
    苏锐这时候走进来,说道:“是不是恨极了我?”
 
    山本宫羽被疼痛折磨的半死不活,根本无法回答苏锐的话了。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:“那就让你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好了,接下来,还会有更加精彩刺激的节目等着你。”
 
    论起审讯时候的花样,苏锐可绝对有经验,如果让他丢掉节操来折磨山本宫羽,后者估计会永久的留下心理阴影!
 
    “等等……”
 
    就在苏锐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山本宫羽终于有气无力的出声了。
 
    此时他的头发已经全部湿透,脸上流下来的汗水在额头前面汇聚成一小滩,一天之中他的菊花连续两次遭到了暴力破坏,此时还要承受辣椒水所带来的烈焰之吻,简直要难受到突破天际了!
 
    苏锐的第一招就已经如此的彪悍,他真的无法想象出来接下来对方究竟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!
 
    “你现在想要和我谈条件了?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究竟是谁,想要什么条件?”山本宫羽虚弱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要的东西很简单,那就是你那个亲哥哥的性命。”苏锐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要杀了我哥哥?”听到苏锐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,山本宫羽苍白的面容之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来:“你杀不了他的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,你还需要再打一针筒辣椒水。”苏锐同样嘲讽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多少辣椒水也不能让你杀了山本太一郎。”山本宫羽说道:“这些年里,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打过这个主意,然而他们从来都没有成功过,更别提你这种毛头小子了!”
 
    “看来你刚刚所承受的疼痛还是不太足啊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你这意思,是不愿意配合我吗?”
 
    “你杀了我好了。”之前山本宫羽还说着要谈条件,此时居然重又硬气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倒还是真想杀了你。”苏锐说的可是心里话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卫生间的门被敲响了,外面响起了国安特工的声音:“锐哥,这份文件给你看一下。”
 
    苏锐打开门,接过了那一沓厚厚的文件,随便翻了几下而已,眼睛里面就已经涌现出了浓浓的怒意!
 
    他冲到浴缸前面,一只脚高高抬起,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山本宫羽那撅起的臀部之上!
 
    只听到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,山本宫羽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!
 
    那被周显威塞进去的玻璃针筒,此时直接被苏锐生生踹成了碎片!
 
    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!
 
    山本宫羽疼到了极点,简直嚎叫的没有人腔了!
 
    苏锐把那一叠厚厚的文件扔在了山本宫羽的身上,冷冷说道:“就凭你干过的这些事情,简直枪毙你一百次都不为过!”
 
    山本宫羽在疼痛之余,居然还接着吼道:“那你快点杀了我!”
 
    “很抱歉,我不会杀了你。”苏锐眯着眼睛:“我会让你……生不如死!”
 
    ps:今天开高速的时候,胎压灯突然报警了,由于小睦姑姑和小烈焰都在车上,我怕爆胎,也一直不敢开快,万一爆胎翻车可就麻烦了,所以提心吊胆慢慢悠悠的到了家,这才刚刚写好第一章。所以今天就一更了,这才刚刚写好。
 
    明天早晨再检查一下轮胎,还要出门一天,所以今天欠下的一章,我争取在后天三更补上。
 
    大家晚安。
 
 第1589章 狠辣手段!
 
    在一般情况下,苏锐很少会对人质如此动怒,除非他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。
 
    而在国安刚刚递给苏锐的那一叠资料上面,关于山本宫羽的斑斑劣迹简直可堪称人神共愤!
 
    苏锐这一脚让山本宫羽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,肠道里面不知道被碎裂的玻璃针筒给划出了多少道伤口,而这些伤口又碰到了浓缩度极高的辣椒水,于是,山本宫羽的屁股就像是被火烧火燎一般,这种疼痛简直让人崩溃!
 
    “我真的没想到,你在东南亚曾经杀过那么多的华夏人。”苏锐眯着眼睛,眼中的寒芒让人无法直视。
 
    “他们都……该死!”
 
    山本宫羽疼的面红耳赤,还不忘歇斯底里的反驳苏锐。
 
    “他们该死?我看你更该死。东南亚的几大华人帮派全部被你铲除,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,还有一些逗留在泰国的华夏人遭到了无妄之灾,有很多华人富商也遭到了你的洗-劫,虽然这件事情当时被当做秘密压了下来,但是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,不是吗?”
 
   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,然后又往山本宫羽的屁股上面狠狠的踹了一脚!
 
    这一下之后,山本宫羽的身体彻底的歪倒在了浴缸之中,尾椎处发出了咔嚓的声响,很显然,苏锐这一脚,把他的尾椎给踹的骨折了!
 
    “你所说的那些事情,都是山本恭子的主意!”山本宫羽疼的脸都变形了,吼道。
 
    “山本恭子?”
 
    听到这个名字,苏锐脸上的怒意忽然凝滞,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我早该想到了。”
 
    毕竟山本恭子曾经也在东南亚呆过很长的一段时间,如果没有她的强力手腕的话,山本组在东南亚的势力也不可能扩张的如此之快。
 
    而且,以她当时行事的狠辣程度来看,做出那种人神共愤的事情似乎并不奇怪——因为从出道开始,这个女人一系列的成名“战役”,都和狠辣乃至到狠毒的行事作风完全分不开关系。
 
    蛇蝎美人,这四个字用在山本恭子的身上,真的太贴切了。
 
    而在山本恭子到达东南亚之后,显然山本宫羽这个当叔叔的就被架空了,他当时唯一的任务就是协助山本恭子,帮这个侄女儿刷战绩。至于山本恭子想要做什么事情,或者是想要采取什么手段,山本宫羽不想干涉,也干涉不了。
 
    短暂的思考过后,苏锐忽然发现,自己的心情似乎变得有些复杂了。
 
    毕竟山本恭子是和他发生过好几次关系的女人,提到她,苏锐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 
    如果未来的某一天,他和山本恭子真的到了不得不面对面厮杀的时候,他是否能够对这个“阴差阳错”与自己产生联系的女人动手呢?
 
    对待敌人,苏锐的心肠一贯坚硬,但是面对山本恭子的时候,他究竟能否继续保持以往的行事作风,真的是个无解的未知数。
 
    “你说是山本恭子干的?”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来:“把责任都推给了自己的侄女儿,你自己却没有半点责任,摘的干干净净,这还是一个男人的所为吗?”
 
    山本宫羽疼的满脸大汗,眼中全是狰狞。在刚刚过去的几分钟内,他已经在心里把苏锐给杀死了无数次了!
 
    “我说过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便走过去打开了门,喊了两名国安特工进来,说道:“兄弟,麻烦帮我把他给架起来。”
 
    五分钟后,在另外一间小黑屋之中,苏锐望着双手被吊起、只能依靠脚尖着地来保持身体平衡的山本宫羽,淡淡的说道:“当时的决定是山本恭子下的,但是你同样别想置身事外,她是决策者,你是行动者,你们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早就想到了,他和山本恭子之间终究还有一战。
 
    而当刚才国安把那一沓资料递到他手上的时候,也相当于告诉了苏锐现实。
 
    国安调查的十分仔细,那些资料之中所记载的事情太过残忍,根本不是心态正常的人能够做出来的,而山本恭子却恰恰可以这样做,甚至做得心里面没有半点的愧疚,根本不怕那些冤魂来找她算账。
 
    望着山本宫羽,苏锐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。
 
    他知道,山本宫羽会遭遇什么样的下场,山本恭子似乎也是一样,毕竟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已经无可更改,那些流出的鲜血不可能再回到体内,而那些死去的人也同样不会再复活。
 
    “我现在需要你把你所掌握的山本组情况全部告诉我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一抹寒光从其中释放了出来:“如果你选择配合的话,那么就可以少受很多苦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会配合的。”山本宫羽仇恨的望着苏锐。
 
    还有多少疼痛,能够比菊花之中满是玻璃碎片和辣椒水更让人痛苦?
 
    山本宫羽已经是豁出去了,他也是个狠人,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,士可杀不可辱!哪怕是死,也不可能出卖山本组的!
 
    “你很坚定?”苏锐盯着山本宫羽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山本宫羽同样和苏锐对视,目光之中没有半点退缩之意。
 
   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。
 
    “很好,很好。”苏锐说道:“希望你过一会儿还能对山本组如此忠诚。”
 
    “你所做出来的那些事情可谓是人神共愤,所以,我说过让你生不如死的话,也绝对继续践行下去。”
 
    说着,苏锐指了指一旁放在桌子上的托盘,在托盘里还有着一个小号的针筒,在针筒的旁边,则是有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,里面装满了白色的液体。
 
    看到针头,山本宫羽没来由的涌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来。
 
    “你要干什么?”他充满警惕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一贯坚持人道主义,但是对某些不是人的家伙,我也不会把他们当人看的。”
望着这个小瓶子,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些怀缅之色来:“如果不是因为这种东西,我也不会回到华夏,也不会开始另外一段人生。”
 
    “我对于你的历史没有任何兴趣。”山本宫羽的嘴巴真的够硬。
 
    苏锐不急不躁,把这小瓶子交给一旁的国安人员,然后看着他用针筒抽满这白色的液体。
 
    “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,这瓶子里的东西,叫做x-one。”
 
    x-one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听到苏锐说出了这个名字,山本宫羽本能的打了个哆嗦!
 
    他当然知道这种在西方非常盛行的新型毒品的名字!
 
    说实话,山本宫羽的手下掌管着东南亚的所有毒品渠道,每年从他们手底下出货的毒品数量简直是庞大到了让人惊恐的地步,从中所换取的金钱也同样让人两眼冒光。
 

相关推荐